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

浏览量396 点赞365 2020-07-08

《蓝色大门》有句经典名言:「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于是我问洄龟少年,「你想变成什幺样的人?」

洄龟少年艺术季由宜兰的大学生、高中生一同规划,以「返乡人潮」为主题,想用最贴近生活的方式带入艺术,办出属于宜兰人的艺术季。

人生走到哪个阶段,你才有了「家乡」的概念?

「家乡」的美好,需要细水长流回味和思考才能品尝。艺术季策展人刘铭杰,国中和高中就读美术班,但在宜兰却较难取得足够的艺术资源,「在宜兰这个地方,当时只觉得我没有办法得到想要的东西。」对铭杰来说,台北才有想要的,戏剧展演、美术馆定期更新的展览、小众电影⋯⋯等,这些都是要到大城市才能学习。铭杰高中时就很喜欢往外跑,对于「返乡」还没有任何想像,离家似乎是必然,是家乡推自己出去飞翔追寻梦想。

想看表演就得往台北跑,那对一群美术班的学生来说是一种遗憾。铭杰一直以来总引颈期盼,希望宜兰也有属于自己的艺术活动,直到目前就读台北艺术大学美术系三年级,有了更多朋友和资源,渐渐能构思这些梦想,付诸实践。对于活动的想像,铭杰多半汲取的经验都从台北而来,但宜兰富有自己的文化、特色,能不能拥有自己独有的艺术活动?

「到底是想要作成像台北的样子,还是想让宜兰拥有自己的方式。」

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摄影:古芹
洄龟少年艺术季策展人刘铭杰回溯活动发想过程。

宜兰拥有自己生活的节奏,舒适而不慵懒,慢活也不急着逼迫你变成什幺样的人。铭杰很喜欢宜兰的步调,「很多时候在台北没有办法真的静下来思考。」然而,这样缓慢的生活,也带来另一面影响。去年第一次与高中生合办小小艺术季,铭杰发现,其实很多宜兰的高中生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幺、以后想从事什幺工作,「相较于其他地方,他们很难思考自己未来的模样。」家乡的舒适、诺大雪山山脉的隔阂,即使雪隧打通了流速不同的城市,却也无法让每个孩子看到未知的世界。

自由奔放的,办出属于宜兰人的艺术季

洄龟少年艺术季为期三星期的展期,是由大学学生带领高中生共同策画。给高中生们一些活动的想像后,留下许多空间让他们思考,「你觉得宜兰拥有什幺?」、「你想在宜兰呈现什幺模样?」第一次讨论时,很多高中生还不知道影展是什幺,对他们来说,电影只存于电影院,艺术作品存在美术馆。

宜兰有很多大型艺术活动,童玩节、传统艺术中心的定期展览,但对当地人来说,那是办给观光客的。「这些东西对在地人是无感的,就像个观光景点一样。」艺术作品看似充斥在周围,却没有真正深入每个人心中。洄龟少年尝试举办一个「属于宜兰人的艺术季」,运用不同方式呈现宜兰本身的美。去年小小艺术季选择在宜兰的和睦路上拍摄宣传照,这是宜兰高中孩子每天搭火车上下学必经的道路,却也因为寻常、平凡容易被忽略。「透过照片的对街道再现,希望能让大家重新发现身边熟悉的事物,意识到『哇!原来是这条路』的惊喜。」在和睦路上以「日常与街角」结合呈现各处角落,展出时更吸引许多人停下观看,相互猜测着哪里有这条有趣的路。

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摄影:毛邦宇
日常生活与和睦路上的街景相融,不禁让人幻想平凡街道上不平凡的模样。
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摄影:洄龟少年提供
洄龟少年于去年小小艺术季举办之亲子工作坊。

今年洄龟少年艺术季邀请艺术家与返乡青年举办系列讲座,横跨记忆、影像与返乡深耕;亲子工作坊让家长带孩童一起探索颜色,并穿梭在绘画的无边无际;实验剧场、国内外学生影展更带观者们开启对电影戏剧的另一层想像。

其中,「约翰兰龙」让高中生重新认识家乡,透过与阿嬷一起办桌,以「呷饭配话」、有趣的交流方式,认识宜兰在不同时空下的容貌,「我们也邀请了228受难家属参与办桌,除了平常的记忆、也能聊起历史事件,带着高中生回到回忆中的宜兰。」一同找回那些即将逝去的宜兰情味。

对于和高中生一同策画的感受,「可能是比较自由吧!」铭杰笑着说。在对艺术季没有既定印象的情况下,他总是听到许多原本没想像过的计画,「原本不了解反而能跳脱框架,愿意尝试很多事情、一起脑力激荡。」一步一步打造想像中的艺术季、建构宜兰在心目中的样貌,除了让他们勇于尝试、找寻不同可能之外,许多高中生也在其中进而思考「自己到底要做甚幺」。

十二乡镇市摄影展,让宜兰看见自己的美好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摄影: 王耀朗
十二乡镇市摄影展,拍出属于宜兰特别的美,此为宜兰县壮围乡。

纵贯的回忆中找寻熟悉的家乡,在十二乡镇市摄影展规划下,也希望能从水平的时空中,发觉宜兰横断的经验之美。宜兰一共有12个乡镇市,摄影展中由不同摄影师及两名服装设计系学生,为不同乡镇市设计在地特色服装、并拍出属于每个地方的味道。由12位宜兰人担任模特儿,将自己融进熟悉的家乡画面中,渔网编成的服装与南方澳渔船相互交织、代表传统艺术的布袋戏服与过去市区的砖窑场展现古韵风情犹存。

筹划摄影展,也让自己又更认识宜兰,为了讨论不同地区拍摄地点、拍摄形式与服装,而深入认识宜兰不同乡镇市。如果说礁溪温泉、罗东夜市、兰阳博物馆是观光客心中的宜兰,那12乡镇市摄影展就要找出属于「宜兰人心中的宜兰」。艺术有时候是抽象、疏离人的,美术馆中的作品总艰涩难懂,拍出属于宜兰的样子还给宜兰,铭杰也想让艺术季更贴近生活,并在生活中找到宜兰的艺术气息。

返乡并不那幺沉重,而是带着你拥有的力量「回归」

去年小小艺术季由一群高中生的戏剧公演中衍伸而成,「既然都要做了,那就做大一点吧!」四个月的筹备期儘管仓促,最后为期八天的呈现也十分让人雀跃,和高中生一起发现能做些不一样的东西,铭杰说:「对他们来说可能觉得是偶然,但对我来说,是一个把想像付诸实现的事情。」筹备过程洄龟少年也曾受到在地高中的老师质疑,是不是想带台北的东西进宜兰,做一个都市的艺文活动。「但其实不是,我们就是做一个适合这里的方式。」

高中以来不停冀望的家乡模样,希望它能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在艺术季之后,却是一步步让宜兰拥有了自己该有的样子。

这次艺术季的主题「返乡人潮」对洄龟少年而言,返乡是一种「回归」,既不是希望游子们离乡背井后回到宜兰工作、发展,也不是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守护着家乡。更深一层的意义,在离家前就惦记着家乡的样子,带着宜兰人的气息到外地打拼。在回家的时候,带着自己能付出、给予的回来,那就是一种永远不会停止循环的「回归」吧!宜兰是洄龟少年的第一站,将来,我们每个人都将带着对自己家乡的依恋,在世界每个角落,赋予家乡生生不息的力量。

带着我所拥有的返乡,造一个属于宜兰人艺术季摄影:洄龟少年
带着自己拥有的行囊,一起回归吧!

看更多专案介绍>2016洄龟少年艺术季「返乡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