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长辈只用LINE?从人类学的角度给个答案

浏览量680 点赞142 2020-06-15

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突然开始用LINE的长辈,有感觉到他们和自己的使用方式很不一样吗?

自从妈妈、阿姨和舅舅们开始用LINE还成立了群组之后,还把我拉进这个群组里面,自己的手机与电脑上就变得热闹起来。因为长辈们除了彼此聊天之外,还会不时丢上各种贴文连结互相交换,还会问自己有没有看到,有什幺意见?让人焦虑的是,LINE不时在手机萤幕上或是电脑萤幕上冒出「红点加数字」提醒你有对话发生,你以为会是什幺重要的事,但一点进去看才发现又是那位长辈在分享他喜欢的歌,或是他从另外一个群组中读到有感动的文章想要让其他家人也读到。

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有「红点消失强迫症」的3C使用者来说,长辈之间LINE的使用方式总让人觉得有些焦虑。但这样恼人的情绪其实很有社会学与人类学意义,值得讨论一下。

看着这些用LINE的长辈,他们把所有自己觉得有趣的贴文或是网路资讯,都一股脑儿地往群组里面去丢,这和自己世代的使用方法很不一样。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在公园里大家各拉一把板凳,就在大树下闲聊抬槓起来,没有任何的保留。他们只用LINE传自己喜欢的文章,群组里的人都有责任与义务要对贴文发出点回应。他们只用LINE传相片,但可能没有Google网路相簿,所以手机里的储存空间很快就会用满。他们想要用LINE传在群组A收到的音乐或是影片给群组B,但他们往往到最后自己不知道怎幺把影音留在自己的手机里面,还得求助于自己的孩子。

再更仔细地观察,可以发现他们之间的对话充满着对彼此的关心,不间断地嘘寒问暖,颇为温馨。但也常听到有朋友抱怨很多过年期间才会听到的「关心」,在这样的群组中从没间断过。「什幺时候交女朋友啊?」、「什幺时候加薪水啊?」、「小孩要早点生喔!」这类从传统家庭价值观中发展出来的关心也变得无所遁逃。

为什幺长辈只用LINE?从人类学的角度给个答案

当自己被捲入这些「群组」(长辈)成员之间的热烈讨论之中,突然感觉像是被拉进了一个传统聚落社会里,这里没有「同温层」,所有只有在「过年」或是「家族聚会」之中才会发生的对话,都在这一个封闭的群组中此起彼落地出现。这些以家族为单位所产生的群组把我们拉回了传统的生活型态与人际关係之中,更让人焦虑的是,这样的生活就在我们的手机等通讯设备里里发生,你的「已读不回」会变成为一种「没礼貌」。

英国人类学家Daniel Miller(2011)在《脸书上的故事》(Tales from Facebook)一书中曾指出Facebook所发展出来的人际关係是一种「泛朋友」(meta-friend)关係,除了关键的朋友外,我们不会在乎好友清单上所有人对于自己网路贴文都要有所回应,有朋友给回应不错,但是没有回应也没有太大妨碍。

即便如此,Facebook还是达到了「资讯分流」的效果,我们很多的沟通或是资讯分享选择在这上面产生,作为一个自我的延伸展演,形塑了一个网路上的自我形象。但我们也都越来越清楚,网路与真实总有一个距离,朋友的抱怨或是情绪在Facebook上看起来或许严重,但当真的在他面前谈论这些贴文,往往也都和真实有些落差。这些我们都以习以为常。

但对于许多用LINE的长辈们来说,当中很多人都不曾使用电脑工作过,只有一台智慧手机或平板而没有个人电脑。他们直到这两三年才因为智慧装置进入了网路时代,自然没有自己的Facebook页面,更不用讲有没有用过MSN或是SKYPE之类的通讯软体。对他们而言,他们在追剧之外,LINE是智慧装置上最重要的App,因为这是他们社交圈中最重要通讯工具。

这样的沟通方式比Facebook更加直接,因为Facebook还透过了演算法排序贴文讯息的重要性,进而决定我们能在自己的页面上读到哪些资讯;但是,LINE却没有这样的服务,只要是亲友贴文,你就一定会得到一个「红点」,提醒自己有「未读讯息」。

为什幺长辈只用LINE?从人类学的角度给个答案

顺着这样的比较,我们可以说早已熟悉网路世界的人有着不一样的资讯传递与分享习惯。在Facebook上、在Instagram上、或是其他的社群媒体上,我们就是在「做网路上的自己」,我自己的页面我自己决定要分享什幺、要呈现什幺?看得到的朋友如果对于内容有感,自然就会留下回应,不管是点个「讚」还是留言。在这样的「分流」效果之下,早已习惯使用社群媒体的网路用者不会在「通讯App」上分享太多的文章与资讯,除非有特别的沟通必要,不然Facebook上的社团、粉丝专页,或是Instgram页面,都会是更好的选择。

而对家族长辈来说,这新的沟通工具无疑是把传统家族聚会摆上了虚拟空间,他们以真实的身份与自我和LINE群组里的成员互动,还大大地降低了沟通的成本。他们不会像我们是以Facebook的「泛朋友」关係网络为网路生活基础,或是创造出似真似假的网路身份,而是真实地把亲友互动摆上这个空间里面!面对这样的现象,年轻人的焦虑正反映了世代之间的差异,也反映了进入网路世界时间与工具的不同。